2015年3月25日 星期三

情緒的暴烈釋放:嘶吼的藝術(一)講師介紹

 
每一種演唱風格背後的能量,都源自於心中豐富的情感。

我們甚至可以說,是人的七情六慾創造出了各種唱腔!

當你沐浴在幸福的愛情中,你可能會用甜滋滋的嗓音和良人合唱流行情歌;

被不合理的責任制壓到喘不過氣時,那憂鬱的呢喃詮釋藍調正合適。

然而在你錢包被偷、跟會被倒、女友被搶、開車被撞、房子還被拆的人生低潮,又該如何宣洩心中的滿腔怒火呢?

或許,用力嘶吼會是你的救贖!


 
很高興可以邀請到 希研(kin)老師 帶領我們進入嘶吼的世界,

她曾在刺瞳、獄無聲等等樂團中有令人驚豔的表現,目前更是英國樂團 Mera 的主唱!

廢話不多說,馬上來欣賞希研老師精湛的演出吧:


下巴是不是掉下來啦?

到底希研老師是如何一頭栽進這個領域呢?

趕緊來了解一下!


Q:請問老師是什麼時候開始接觸嘶吼呢?


應該是高中加入景美熱音社那時候吧!

友社建中熱音裡部分同學愛聽很重的音樂,雖然我一開始覺得很吵,但後來也跟著越聽越重。

音樂是表達各種情感的方式之一,當時市面上大多是情情愛愛的流行歌,

發現還有重金屬音樂能夠表達憤怒的那一面後我整個陷入了!


高三考試壓力大,被壓抑的情緒找不到出口。

我聽了朋友推薦的 Arch Enemy,覺得他嘶吼的唱腔好過癮,看了影片才知道是女主唱!

原來女生也可以唱這樣的音樂啊我想,便開啟了自己摸索的道路。


Q:成長期如何學習? 社團、網路、教科書?


最主要是網路。

網路上有很多人上傳的教學影片,我慢慢地模仿、學習他們的聲音。

有些照著練練不起來,就放棄繼續找下一部,某天吼著吼著突然就會了!

感覺有點累但不會痛,而且越來越上手。


另一部分可能得感謝台北醫學大學,

我是該校護理系的學生,系上教授對於生理解剖構造很瞭解。

解剖課時我一直跟教授詢問發聲器官的運作,紮實建立起我的觀念。



Q:是否曾遇過哪些名師?


我曾經看過一套很厲害的教材,那位老師的名字叫做 Melissa Cross,是全球知名的嘶吼教練。

她清楚地講解了各式的嘶吼,真聲帶、假聲帶式等等,剛好和我上解剖課的內容互相呼應,

大家有興趣可以上網搜尋。


Q:練習過程中有沒有碰到什麼困難?


每個人都有兩副聲帶,真聲帶和假聲帶。

嘶吼中的不同唱腔需要兩者互相配合、調整其中比例。

低音域的嘶吼曾困擾著我,

我一開始以為是先天構造的關係,後來才知道把注意力集中在假聲帶上,聲音就明顯低了許多。

有人做過研究,用相同頻率去震動真、假聲帶,假聲帶會比真聲帶還要低一個八度!


Q:所以嘶吼是有正確的方式可以讓聲帶不受傷害?


對,而且可以經由後天培養。

過程中些微的損耗在所難免,但比起亂吼亂叫,正確的發聲方式能大大地延長聲帶的壽命和續航力。


 

Q:第一次組團就是這類風格嗎?表演上有沒有碰過什麼趣事?


我大二時曾好玩臨時組了一個嘶吼團上台演出,

但那時只是想要嚇嚇學弟妹,讓他們知道有其他樂風存在,哈哈!


後來經過介紹,我加入第一個認真玩的樂團,刺瞳。

可惜後來團員因為人生的規劃而各奔西東,才又輾轉加入獄無聲。

我還記得 2011 年加入獄無聲沒多久,我們獲得雲林縣政府的邀請參加中元節的鬼王音樂祭。

雲林縣的朋友大概不太常聽這種音樂,表演時舞台很大應該要很嗨,結果台下完全冷成一片...

觀眾群裡還有戴斗笠、騎牛車的老伯,把載滿菜的車子停在一旁茫然地看著我們,

我連原本準備好的串場都講不出口啊!



Q:如果有人想嘗試嘶吼,妳會給這些初心者什麼建議呢?


這種唱腔並不是三兩天就可以輕鬆學會的,

所以妳得準備好大量的毅力、熱情和耐心來支撐你的練習。

許多學生都會說『 有練啊,但就是找不到!』,

然而我接著問練習的頻率和時間長短後,問題的癥結通常就出來了。

另外,這類唱腔會產生較大的音量,因此找一個可以好好練習的地方很重要。

我曾有勤奮的學生躲在爸爸的車裡戴全罩式安全帽練習... 整個賽車手來著!哈哈!


感謝希研老師接受訪問,大家是否興致高昂呢?

文章中如果有任何名詞看不懂完全免緊張,

因為希研老師會在下兩篇文章細細地為大家解說、示範嘶吼唱腔中的各種風格和發聲器官使用,

敬請期待! 

 
更多希研老師請見專頁,歡迎大家多多按讚支持:Kin Lin

下篇:情緒的暴烈釋放:嘶吼的藝術(二)風格解析



更新至  -2015.3.26-

歡迎轉錄,煩請註明出處!如連結毀損、錯字、格式不統一懇請留言告知!

FB教唱專頁,快來按『讚』一起唱出美麗的音符吧:偉豪老師的音樂教室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